>综合>资讯>

你不是傻子谁是傻子:喂,难道你是傻子

时间:2023-10-27 02:52:37/人气:441 ℃

她穿越了, 云落轻叹了一口气,然后睁开了眼睛,可是刚一睁眼,一张脸就在她的面前瞬间放大。

心中一惊,云落反射性地一拳挥出,然后就听到了一道哀嚎声,“啊啊啊,你个笨女人,丑女人,坏女人,一醒来居然就打人!”

好……熟悉的声音……

看着坐倒在地上嗷嗷直叫的南逸玄,云落只觉得脑中嗡嗡作响,她想起来了,这货就是昨晚在火场救了她的那个……傻子。

虽然昨天除了那张黑漆漆的脸,她并没看清他的长相,可是这声音却是耳熟的很。

有点奇怪他怎么会在这里,可是不管怎么说,要不是他,自己还不一定能从火场里面逃出来呢。

她一向都是有仇必报,有恩必还之人。

想到此,云落不顾南逸玄嘴里还在对她骂骂咧咧地,连忙下了床,扶起了地上的他,满目尴尬地道:“你……你没事吧?”

刚刚那一拳,完全是出于本能打出去的,她自己都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。

南逸玄就着云落的手站了起来,放开一直捂着脸的手,将脸凑到她面前嚷嚷道:“谁说没事了,你看,你看,都破相了!”

云落被他突来的脸又吓了一跳,不由得朝后退了退。

不过待她看清那张脸之后,竟是瞬间呆住了。

那是一张很难用语言来形容的脸……

他那白皙的皮肤让身为女人的她都觉得汗颜,那精致的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调皮,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。

一双漆黑的眸子婉如浸在水中的黑水晶一样澄澈。

微微上扬的眼角为他添了几分妩媚。纯净的瞳孔和妖媚的眼型奇妙的融合成一种极美的风情。

薄薄的唇,色淡如水,此刻却是微微嘟起,委屈中带着几分可爱,几分稚气。

明明该是一身高贵俊雅的贵族气质,可是因着他的表情却硬生生地多了几分复杂,像是各种气质的混合,让人看不清,猜不透。

只不过这么优秀的一张脸上,此刻却有着一个青紫色的眼圈,这正是刚刚云落的杰作。

但此刻的云落却丝毫不为此觉得愧疚,因为她全部的注意力都被他右耳垂上的一枚耳钉给吸引住了。

那耳钉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所做,似钻石,似水晶,晶莹剔透,纯净无暇。

这神秘的耳钉激起了云落神偷的本能,眸子微微一眯,嘴角轻轻地扯起。

南逸玄见云落只是盯着自己不说话,脸又朝着她凑了凑,瞪着一双清澈的眸子,好奇地道:“喂,难道你是傻子吗?怎么都不说话的。”

傻……傻子?

一听到这两个字,云落瞬间回神,才不管眼前的人是美男还是渣男,立刻炸毛了:“你才是傻子呢,你全家都是傻子!”

其实不能怪云落的反映如此激烈。

因为现代的她从小就被后母虐待,胆小自闭,沉默寡言,曾经有一段时间甚至得了失语症,为此大家都叫她傻子。

直到八岁那一年,她终于忍无可忍地离开了那个所谓的家。

就在她因为饥饿难耐偷了一个包子而被打个半死的时候,她命中的贵人出现了,萧子昂。

正是因为他,她才会成为那个爱说爱笑,性格开朗,技艺高超,闻名世界的神偷。

想到萧子昂,她的心就隐隐地痛,他肯定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吧,他会伤心,会难过吗?

亦或者,他还没得到自己被炸得粉身碎骨的消息,毕竟她去偷五行玲珑珠,是瞒着他去的。

现在的他,应该已经娶了那个他深爱的人,只是自己没有兑现承诺参加他的婚礼,他会不开心吗?

看着云落忽然低落下来的神情,南逸玄眉头轻皱了一下。

随即歪歪头,撇撇嘴,不情不愿地道:“好嘛,你不是傻子,我才是傻子,不过我家就我一个傻子哦。” 若是放在平时,云落听他这么说,肯定会喷笑出声的,可是此时的她却怎么都笑不出来。

虽然记忆中并不认识这个人,但是根据之前白莲月和云芯说的,他应该是这个国家的皇子,貌似还真是一个傻子。

她现在心情不是太好,可没精力跟一个傻子瞎折腾。

瞥了南逸玄一眼,看他的年纪比现在的她大不了几岁,可是那个子却是足足高出了一个头,看来是光长个,不长脑了。

云落抿了抿嘴,淡淡地道:“谢谢你救了我,之前误打了你是我的不对,刚刚那话你也就当没听到吧。我有点累了,想再睡一会。”

云落这话分明就是在下逐客令了,明白人一听肯定就会知道。

可惜眼前这人是个傻子,所以他听得云落这么说后,竟是一本正经地点点头道:“嗯,我跟你说了这么久的话,也累了,那我们一起睡吧。”

说完,直接爬到了云落的床上,哧溜一下就钻进了被窝里面。

云落目瞪口呆地看着如泥鳅一般迅速的南逸玄,半响才意识到他在做什么,顿时气得咬牙切齿:“你要跟我一起睡?”

南逸玄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眨眨眼道:“是啊。”

不过刚说完,他就看到云落的双眸都快冒出火来了。

这才意识到了什么,连忙朝着里面挪了挪,还很大方地拍了拍外面的位置道:“我只要一点点位置就好,这么大的地方都归你了。”

……

云落无语,她总算是知道了,跟个傻子说话,还不如实际行动来的有效。

想到这里,她上前一把掀开了被子,喝道:“谁准你睡在我的床上的?”

南逸玄被她愤怒的声音吓得愣了愣,随即嘴巴一瘪,无比委屈地道:“昨晚因为担心你一夜没睡,我现在好累,好困,你就让我睡会儿嘛。”

担心她?他们很熟吗?

云落可不记得这货跟以前的她有过关联,权当他在说傻话了。

“你给我起来!”云落强忍着怒气,若不是昨天他的确帮了自己,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把他拎起来丢出去。

可是南逸玄却紧紧地抱着被子,像只无尾熊般整个人都趴在了上面,嘴里不断地嘀咕着:“我不起来,就不起来,我要睡觉!”

云落已经彻底没了耐心,可是若跟个傻子计较下去,也太那什么了。

愤愤地瞪了南逸玄一眼,云落狠狠地道:“你不出去,那我出去!”

说完,转身就朝着外面走去。

“砰!”就在房门被重重关上的刹那间,原本跟个耍赖的孩子似得南逸玄却停住了动作。

他就这么侧身躺在床上,右手撑着头,一双微眯的美眸扫了一眼地上七倒八歪的桌椅,而后看向云落消失的门口,嘴角微微扬起,妖冶之色顿显。

怪不得他刚刚在外面看到了那么“香艳”的一幕,看来正是这位云三小姐的杰作了。

他的直觉果然从来都没有出过错呢。

再说云落出了房门之后,才发现自己竟然就这么穿着中衣出来了,好在外面阳光明媚,暖风习习,并不是太冷。

嘴角勾起了一抹贼贼的笑,云落朝着身后紧闭的房门看了看,然后手腕一翻,一块玉佩就出现在了她的掌心。

那可是上等的和田白玉,晶莹剔透,色泽水润,在阳光下闪着诱人的光泽。

云落摸了摸玉佩中间刻着的那个“玹”字,嘴里轻喃道:“哼,这就当你霸占了我床的费用了。”

挑挑眉,将玉佩妥妥地收了起来,云落这才抬头看出去,眼前的景物是既陌生,又熟悉。

闭上眼,云落吸了一口伴随着阵阵花香的清新空气,慢慢地搜索着关于这里的信息。

这个地方叫做玲珑阁,原本是云家二小姐云芷的住处。

说起这个云二小姐,可是整个南月国都众所周知的。

云家是世代相传的将门世家,云家的子女不管男女武学造诣都很高,而到了云落这一代的时候,却出现了两个极端人物。

一个是云落,令云家蒙羞的武学废材。

而另外一个就是云芷,她是云景峰现任的正妻林青雯所生,是难得的武学奇才。

才十七岁的她已经有了很高的武学造诣,在去年更是被皇帝南明辰封为了云霞公主。

原本在南陵学院学习的她在不久前被圣武殿选中,去那里进行为期三年的修炼,所以这玲珑阁一直空在那里。

睁开眼,云落抬起自己的双手翻开着,郁闷地想:这明明是同一个爹生的,而且还是嫡出的正宗血统,怎么就成了一个废材了呢?

但是虽然这身体没有这里所谓的真元,她现代的那些招式还是会的啊,只要把这身体的底子练好了,至少应该能恢复到现代的身手吧?

只不过这具身体实在是太过于瘦弱了,细胳膊细腿的,要想练好了,肯定得花好些时间呢。

不过有一点好奇怪,昨晚火灾的时候,她的身上明明被灼伤了,后来甚至都昏迷了过去。

可是今天醒来除了那些外伤,身上却一点都不痛,难道这身体的自愈能力有这么强吗?

云落一边想着,一边做着伸展运动,慢悠悠地朝前走去。

出了玲珑阁的院门,就是云府的花园了,时值初夏,习习暖风中带着阵阵的花香,让人心旷神怡。

抬头看着碧蓝色的天空,云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不禁感叹起来。

这古代的空气就是好,不似现代那灰蒙蒙的雾霾天,人就跟吸尘器似的。

正在享受间,忽然一道讽刺的声音在云落的耳边响起:“竟然穿成这样就出来了,真是不知廉耻!”

眸光一凛,云落循声看了过去,却见一行人正沿着湖边缓缓走来。

记忆模式启动,云落认出了走在最前面的中年男子正是这具身体的父亲—云景峰,不过与他并排而行的年轻男子她并不认识。

两人的身后跟着几个侍卫,还有就是刚刚开口讽刺她的云芯,以及白莲月。

两人已经换了一身光鲜亮丽的衣服,花枝招展的。 这换衣服的速度倒是挺快的嘛。

云落站在原地垂下了头,心里却笑了起来。

虽然她不认识云景峰身边的男子,可是从他那一身杏黄色的蟒袍看来,应该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太子,好像叫南什么……对,南逸寒。

如果她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,这个可怜的云落,十五年来竟然是第一次看到在娘胎就被定下的“未婚夫”,真的是好可悲。

所以,她对于这个南逸寒知之甚少,除了他的名字之外,便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见云落傻傻地站在原地,云景峰眉头一皱,侧目看了看已经停住了脚步的南逸寒,而后对着她怒斥道:“穿成这样,成何体统,还不快回房间去!”

只是云落却好似被吓坏了一般,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,头微微低着,单薄瘦弱的身体不断颤抖着,跟以前的她一般无二。

见她不为所动,云景峰手一扬就要叫人赶她。

可是一边的南逸寒却按住了他的手,而后看向了云落,嘴角微勾地道:“实不相瞒,本王今日来云府的目的,就是看望云三小姐的。”

这话落下,不仅是云落,就连云景峰和云芯他们都吃了一惊。

要知道这么多年以来,南逸寒对于这个“未婚妻”根本就视如无物,这会儿却忽然主动来看她,任谁听了都会觉得奇怪的。

不过云落在疑惑的同时,心中却对这个南逸寒多了几分戒心,因为就在刚刚斜眼间,她看到了他嘴角的那抹笑。

不可否认,南逸寒也有着一张极为出色的俊脸,眉眼间跟那傻子皇子有着几分相似。

可是只那一眼,那一笑,云落就看出了此人的心计颇深,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。

云景峰斜睨了一眼依旧低着头的云落,再看看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的南逸寒,眸子一眯,深思起来。

南逸寒看了云落好一会,再次出声道:“昨日本王因为有事先离开了寿宴,后来惊闻闺阁走水,很是担心,不知小姐现在身体如何?”

那淡淡的笑容,轻柔的语气,听得云芯的小心肝颤了颤,可是云落却依旧远远地站在那里,头垂得更低,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了。

见着她那样子,云景峰嫌恶不已,若是平日早就一顿怒斥,可是现在碍着南逸寒,只能沉沉地道:“太子问你呢,还不快走近回话!”

云落的身子又是一颤,半响才像反映过来,似紧张、似无措地走了过来。

可是前面却没有一个人发现,云落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戏谑。

叫她过去是吧?

不管这南逸寒是什么目的,既然叫她去了,就肯定要收点见面礼的。

就这么想着的时候,云落已经到了南逸寒的面前。

可是在她准备停步的时候,忽然被脚下的一块石头绊了一下,身子一晃就朝着他倒去。

众人只听得“啊”的一声尖叫,云落整个人就向着南逸寒跌去,心中都不由得一阵嗤笑。

只以为这废物第一次见到跟自己指婚的太子,就想用女子最最常用的投怀送抱来勾引他。

她也不用镜子照照自己的样子,就她那丑陋模样,只怕太子看了都会觉得恶心,又怎么会如她所愿接住她呢?

可是,就在众人都以为太子肯定会躲开的时候,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。

只见南逸寒非但没有躲开,而是适时地大手一伸扶住了云落,嘴里还关切地道:“三小姐,没事吧?”

云落终于抬起了一直低着的头,一双大眼意外而又惶恐地看着南逸寒。

可是随即很快就反映了过来,连忙离开了他的搀扶,低着头无措地道:“没……没……没……”

“没”了三次,硬是没能挤出后面的话来,完全就是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。

太子竟然扶了这个贱人!

边上的云芯恨得咬牙切齿,看着云落的目光就好似要吃了她一般。

而云景峰眸中的厌恶之色愈甚,狠狠地瞪了一眼云落,正想开口呵斥几句。

南逸寒却先开口了:“没事便好,那本王也就放心了。”

说完,他转向云景峰,继续道:“云将军,本王还有些事情想跟将军商量。”

云景峰会意,连忙道:“去书房吧,太子这边请。”

“好。”南逸寒点点头,然后又对着云落笑了笑,这才转身离去。

而云景峰在经过云落身边的时候,沉着脸低声道:“好好去屋里待着,别给我出来丢人现眼了。”

云落低着头没有回答,直到南逸寒和云景峰走远了,她才缓缓地抬起头来,微眯的眸中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。

“哼,贱人就是贱人,看到太子就投怀送抱,也不怕自己这幅样子恶心了人家。”想着刚刚在云落那边吃到的亏,云芯整个人都不好了,出口的声音是咬牙切齿的。

听着身后那满是讽刺的声音,云落心中冷笑了一声,转身看了过去。

离她几步远的湖边,云芯母女正站在那里。

云芯跟云落同年,只小了三个月,未满十五岁的她,长得倒是婷婷玉立。

一袭淡粉色的纱裙将她的少女韵味展露无遗,鹅蛋脸,大眼睛,肌肤白皙,算得上是一个美人。

可是此时脸上的那抹坏笑,眼底的那抹轻蔑,硬生生地将她的美感拉低了几分。

再想想她刚刚被自己撕掉裙子的糗样,云落就忍不住想笑。

不过此时也懒的再教训她了,只是瞥了她一眼,就低下了头径直朝着前面走去。

在身体完全恢复之前,她不想过早暴露自己的身手,以免让他们起疑,所以暂时还不能多跟她正面相对,不过暗地里……

“你个贱人,竟然无视我?”见云落睬都不睬她,云芯气得可不轻。

就在云落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,伸手拽住了她,恶狠狠地道:“别以为太子给你个好脸色,你就真把自己当成太子妃了。我告诉你,太子喜欢的人是风二小姐,若是被她知道你对着太子投怀送抱,到时肯定会死的更惨。”本文来自互联网

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

首页/电脑版/地图
© 2024 CwBaiK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